您当前位置:首页>详细信息
黄土人刘文西其人其艺:绘不尽是黄土情
2015-03-12 16:24:00 来源:人民日报 已访问:2949

刘文西自画像

刘文西自画像

  

  【人物简介】

  刘文西,1933年生于浙江,1950年在上海进入陶行知先生创办的“育才学校”学习美术,1953年入浙江美术学院,1958年毕业后到西安美院工作至今。

  曾任全国文联委员、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等。现任黄土画派艺术研究院院长、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等。主要作品有《毛主席与牧羊人》《陕北人》《东方》《解放区的天》和巨幅系列长卷《黄土人》等近百幅。

  深入理解一幅绘画,需要完整了解创作者的创作历程。画家刘文西,曾赴陕北90余次,在那儿过了40多个春节,走遍陕北26个县,足迹遍及无数个村庄,结交了数百位农民朋友,画了几百幅绘画……这是他几十年艺术人生的缩影,也是他艺术创作的根和脉。

  今年10月,81岁的刘文西再次前往陕北采风。采风的路上,当他读到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,许多感慨涌上心头:“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,从来没有动摇。习总书记提出的‘人民是文艺创作的源头活水,一旦离开人民,文艺就会变成无根的浮萍、无病的呻吟、无魂的躯壳’,这对我们来说是鼓舞,也是警醒。”刘文西坚信,在新时期,艺术家的职责依然是到生活中去,到人民中去,创造各种各样的、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,弘扬真善美,把正能量树立起来,从而推动历史前进。

  陕北老乡熟悉的“老刘”

  自上世纪50年代起,刘文西创作的《毛主席与牧羊人》《祖孙四代》《山姑娘》等作品,不但受到业界的广泛赞扬,也为广大百姓所喜爱。第五套人民币上的毛泽东像,出自刘文西的手笔,成了每一个中国人都能看到的画。虽然是画坛名宿,然而从他的形象打扮——常年灰白布外套披身、灰蓝旧军帽盖头,可以知道,这个看上去像串门走亲戚,为陕北老乡所熟悉的“老刘”,一辈子最喜欢待着的地方,还是黄土地。

  刘文西并非陕西人。他出生于浙江的水竹安小山村。1950年,一个偶然的机会,自幼喜爱画画的他,得以进入育才学校绘画组接受正规的绘画训练。在育才学校,刘文西遇到了改变他一生的读物——毛泽东的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。他被《讲话》中为“最广大的人民大众”服务的创作思想所震撼。延安在他的心中如此神圣,心怀对毛主席的崇拜之情,奔赴延安的念头油然而生,这不但决定了他的人生道路,也为他之后的艺术创作奠定了基调。

  7年后,已是浙江美院四年级学生、准备进行毕业创作的刘文西怀着一腔热血,奔向了延安。第一次来到陕北,他就被陕北苍茫无际的黄土、奔腾咆哮的黄河、浓烈高亢的民歌所征服。一天,他在延河边写生,一位牧羊老汉赶着一群羊从沟坎上走来,头巾、胡子、皮袄、腰带,让他立刻联想到毛泽东在杨家岭与老百姓交谈的场景。在对生活场景的联想和现实人物的感受与提炼中,他创作了毕业作品《毛主席与牧羊人》,这也是他的成名之作。作品将毛主席对人民的关切之情和牧羊人的喜悦、激动之感刻画得淋漓尽致。后来,该作品在《人民日报》发表,甚至受到毛主席的肯定。这进一步激发了刘文西创作的激情。

  1958年毕业分配,刘文西成为西安美术学院的一名教师。自此,他正式情结黄土,并一次次深入陕北采风、写生,创作了一大批作品。由于他的作品有着极强的陕北味和人情味,在创作技法和表现内容中又与“长安画派”所主张的“一手伸向传统、一手伸向生活”的艺术理念不谋而合,因此,他也成为了“长安画派”中一员。与“长安画派”领军人物赵望云所表现的民族气节、石鲁所表现的革命情感、何海霞所执着的中国画的转型不同,也与黄胄所表现的陕北人民积极、奔放的生活场景不同,有着对陕北黄土地的真挚情感的刘文西,创作更多的是陕北的黄土高坡以及领袖像。在他的笔下,陕北的孩子、姑娘、老人、人物群像,都泛着一种泥土的芬芳。但与“长安画派”相同的是,他不仅在笔墨上实现着继承创新,作品也充满了社会责任感和源自于生活的真实情感。

  “熟悉人、严造型、讲笔墨、求创新”,这是刘文西的艺术主张,也是陕北对他哺育的结果。“我为什么要反复到陕北去?就是要抓住一个点,带动一个面,从陕北的黄土地上了解一个局部,解剖一个麻雀,进而了解人民群众,表现人民群众。熟悉人是第一位的。到人民中间去,这就是方向。”从刘文西的自述中,已然可知黄土地在他心中的地位,他也在这条创作道路上耕耘一生。

  真心诚意地深入生活

  陕北成就了刘文西,刘文西也塑造了陕北。

  “文革”中,刘文西因出身问题,被禁止画画。尽管内心委屈、痛苦,但他对陕北的感情丝毫没有变,一有时间,他便偷偷构思新的作品。1975年,他创作了《知心话》,直到“文革”结束才正式推出。画面上,毛泽东认真倾听陕北老农的话,专注得连指间的烟灰都忘了弹。画中一位蹲着的青年农民,是刘文西照着延安二十里铺村的生产队长任立宏画的。陕北大大小小许多村子,刘文西都走遍了,二十里铺村是他的“重要据点”之一,他记不清去过多少次,看着任立宏从普普通通的村民,逐步成为县里的工会干部,尔后退休回村,用刘文西的话说,是“看见了他人生中每一步的变化。”

  刘文西对陕北的感情越来越深,他生命中的激情都挥洒在这片热土上。他反复地向学生们强调,要“深入到人民中间”“画家塑造人物,一定要描写人民的心灵,描写人民的心灵的美好”“画家要了解人民在想什么,家庭有哪些变化,还有什么需要解决的问题,生活在什么样的社会环境里。一个画家摸清楚了这样的典型环境和典型人物,画出来的才是人民的感情、人民的心态、人民的面貌。相反,你不了解这些,没有依据,画出来的就是平板的,空洞的。”

  刘文西的夫人陈光健记得,为了创作《在毛主席身边》,刘文西从二十里铺村的托儿所里找了三四个小女孩进行写生,寻找孩子们围绕在毛泽东跟前的模样。他还塑造了许多陕北姑娘的形象,面部色彩的运用凸显出陕北人敦厚饱满的特点。他笔下还有很多老农,焦墨干皴的皱纹,与淡墨渲染的结构融为一体,色墨的结合也恰到好处。根据不同对象采用不同艺术手法,是刘文西艺术创作的特点之一,也是他深入生活细致观察的结果。他的人物画充分浸入对人物特征的体察:或寄托了他对领袖的仰慕;或表现了对正义、真情、光明与幸福的憧憬;或是对劳动者的热情讴歌;或是对人生、对社会的深刻理解与关注。从艺术手法而言,刘文西在将色彩和水墨相结合的过程中,吸取了西画的造型因素,最终归结为一种来自于中国民间的清新健康的朴素格调。在刘文西独特的艺术风格中所展现出的陕北大地的性格和性情,随着作品不断进入公众的视野,也逐渐为广大百姓所喜爱和熟知。

  刘文西对陕北的热爱是浸入骨子里的。在女儿刘山花的记忆中,小时候父母常去陕北采风,一去就是十天半个月,她就被父母送到美院的门房奶奶家,或是父亲的同事家、邻居家。长大后,刘山花也常陪着刘文西去陕北。改革开放后,艺术的春天到来,格外珍惜时间的刘文西,常常“选定一个村子为‘据点’,住下来之后,再徒步把周围的村子都走一遍,一天走十几里地,翻山梁,过山沟,见到老乡在山头上,就爬上去跟老乡聊天。”就这样,《黄土情》《旱船姑娘》《唱支山歌》《一束野花》等抒发改革开放豪情的作品相继问世。

  近年来,刘文西又创作了《陕北人》等表现人物群像的作品。他笔下的人物群像,有一种有机的整体关系,不仅人物个体栩栩如生,人物的表情动作及人物之间、人与景之间的呼应,乃至群像所连成的动态变化,人物的疏密起伏与姿势表情,都构成了一种内在的张力。无论单个人物,还是人物群像,刘文西不仅靠形式、语言、技巧取胜,更用一种西部画家粗犷的艺术语言、一种缜密的艺术风格,以人物塑造的独特性、生动性、真实性和内在意味的表现性,形成了强大的艺术感染力。这种风格也深深影响了一批画家。

  几十年过去了,刘文西的青春热血、艺术情感都挥洒在了陕北这片黄土地上,但他感觉对陕北了解得还不够。对于当下的写生创作,他认为“文艺工作者真正走下去的还是为数不多,更多的人是走马观花,拍些照片,但拍照解决不了艺术的问题。用什么样的态度深入生活,能不能真心诚意地深入生活,是写生的关键所在。”对于刘文西来说,朴实的、真正来自于人民大众的情感表达、艺术表现,是绘画的生命。

上一篇:全国政协委员单霁翔:文保专项法规缺位

下一篇:杜维善:钱币的收藏研究和捐赠